友人有人

心智正常,智商掉线,文笔小学,初来咋到,多多关照(⊙v⊙)

2018生贺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3066630

长毛(ψ°▽°)关你空调

戒烟

“嘟嘟~滴“
“……小渤儿……“
“黄磊?“
“你来北京了,怎么不跟我说一声“
“……这个没来得及……“
"一起吃个饭吧"
"……改天……"
“哔-~~~“
黄磊看着被挂断的电话,念叨了一句“大傻子“
黄渤闭上了眼睛,回忆到了那个青岛的夏天。
夜色降临,夜店的灯一盏盏,指引着孤独的人,推开欢乐之门,黄磊也是其中一个。
“ladys and 乡亲们,欢迎我们不醉酒吧的歌手黄渤!!!“
“黄渤!黄渤!黄渤!!!““渤哥~渤哥~渤哥渤哥!!“黄磊则坐在一边冷眼旁观。
“要杯龙舌兰。“
“得“
“诶,这黄渤是谁呀?这么大阵仗。“
“你一看就外来的,渤哥不知道。
“不知道“
“渤哥是搞组合的,是里边的主唱,老多粉丝了。全青岛的夜店都盼着他挣钱呢,得了,您的龙舌兰“
一个矮个子长相普通的男人出现在舞台上,穿着一身bring~bring~,连续唱了一堆香港金曲和表演了一系列歌舞后,黄磊发现人确实不可貌相,最令他想不到的是自己竟然成了黄渤的粉丝,在位置上喊"黄渤!再来一首!再来一首!"黄磊回过头来想这一定是酒精搞的鬼。
"哟,新来的"映入黄渤眼帘的是一个长发飘飘公子哥,一双大眼里有着令人着迷的黑。
黄磊回了神,发现那个小个子男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,换了一身朴素的衣服。
"嗯,你好,我叫黄磊。"
“额……你好,我是黄渤。“黄渤被盯得有些不自在,低下头去找什么东西。从裤口袋掏出两根烟,娴熟地叼着一根,另一根顺手递给了黄磊。
黄磊接过烟,黄渤点着烟,黄磊就这样靠了过去,自然得像是排练过一样。黄渤深深地吸了一口,吐出几个大大的烟圈,在昏暗灯光下,气氛显得格外暧昧,黄磊也学着样子吸了一口,不料被咳嗽声划破了。
“呦,第一次吸烟呀“黄渤笑吟吟的看着狼狈的黄磊同学。黄磊被烟呛的眼圈都红了,半天说不出话,就这样盯着黄渤看,像在埋怨那个笑得见眉不见眼的人。“小兴,来杯冰水。”“得嘞,哥”“给那个大傻子送过去”黄磊又瞪了他一眼。

希望可以多点粮鸭
太太们都狠棒了(๑•̀ᄇ•́)و ✧
在来辆车呀٩۹(๑•̀ω•́ ๑)۶

为王大大打call(*๓´╰╯`๓)♡

“妈,走我们回家,吃饭”

普通小孩

普通小孩很可爱
老师对他不理睬
普通小孩到处是
只能站在远处等待
等不来大人的喜爱
只得拖着小小身体离开
远远离开
远离五彩斑斓
远离糖果笑声
远离人群炼狱
靠近小小身体和灵魂

抢亲

    这是一辆自行车🚲。。。。。,ε-(•́ω•̀๑)
     车太难造了QWQ
      陆昱晟不知有什么可以回答,有什么借口可以搪塞过去,因为他从没想过自己的二哥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,以至于忘记了脸上得带点微笑:),沉默成为了这段对话的主导者,但这在张万霖面前显然是不可能长久的。
       ”那我就当侬默认啦”张万霖贴近陆昱晟的耳朵说道,顺势地含住了陆昱晟的耳垂,手就不安分地开忙碌起来。
       ”二哥,侬对外面的女子也是这个样子么?”陆昱晟抬头看向张万霖,这使张万霖放弃了耳垂,转战了陆昱晟的唇,他没有用太多的技巧,更没有又咬又啃的只是深深地吻了上去,因为他觉得这样的味道是最好的,没有多余的味道,只有他——陆昱晟的。陆昱晟被吻得喘不过气来,脸涨得通红,他看了看自己已经被剥得只剩一件单薄的衣衫。
         张万霖抱起陆昱晟将他放在自己的大腿上,这样就可以好好的欣赏自己三弟的身体了,不等陆昱晟反应过来,张万霖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,张万霖一边挑逗着陆昱晟的乳尖,一边功略着下边的城池,面对上下两个攻势陆昱晟往昔的理智被丢在了一边,此时的欲望不断膨胀,这些反应当然都尽收在张万霖的眼底,张万霖抽出自己的手指,将自己的欲望与陆昱晟的融为一体,张万霖换了一个姿势把陆昱晟压在身下,开始像只野兽一样疯狂地干起来,没有任何技巧就像原始的欲望一样横冲直撞。陆昱晟喘息声,叫声越来越大,以至于那个人越来越兴奋。
      第二天早,陆昱晟发现自己睡在自己的床上,而至于是如何从客厅上到卧室的,陆昱晟想起来脸也就跟着红起来了。身后一双大手抱着他的腰,使他动弹不得。身后的人喃喃自语道:”小赤佬,侬的洪三来抢亲,侬心不疼啊。”
陆昱晟笑了说道:”不是有侬嘛,万霖哥”
张万霖笑了,凑在陆昱晟的耳边道:”侬不是问我对外面的女子是不是这个样子么?”
”嗯”
”外面的女子都是主动的,而侬是只有我才能动的”
两人相视而笑又相拥睡去了。

抢亲

严重ooc( *・ω・)✄╰ひ╯
张万霖被抢亲当晚,陆公馆
        陆家老管家跑得是喘不过气了,敲了敲主人的房门,刚想开口,这音都没出就只听得
”三第,你给我出来,你给我出来,这TM叫什么事哈?”这一嗓子那是直接撕碎了房门直奔陆昱晟的耳朵。陆昱晟从容不迫地打开房门走出去,看到老管家,拍了拍他的背说”侬下次见到他来啊,就不用通报了,侬看他一嗓子就搞定啦,侬先回去休息一下子”老管家点头回答道”晓得”便下去了。张万霖气不打一处来,拿起桌子上的茶就灌下去。
”二哥,干莫子事情啊?这么大气,不值得哇”
张万霖瞪大了眼睛,把茶杯摔了个稀碎”侬不晓得事情,怎的晓得不值得啊”
”哦,那侬讲好伐”
”侬的洪三抢了我的亲,侬让我张万霖的面子往哪放!!”张万霖吼道。”侬必须把洪三给我交出来,老子要把他剐了!”
陆昱晟拉着张万霖坐下,把茶杯向他推了推,”侬先喝点茶”,”洪三现在在哪里,我是真不晓得”张万霖喝着的茶差点要吐出来,”侬先听我说完,洪三是我的人我自有处置,而他得罪了侬,我也应当给二哥你一个交代,你看如何。”
张万霖笑了笑”如何交代?”
陆昱晟笑了”现在天也黑了,侬现在还有一肚子火没泄,我帮你叫几个姑娘给你,你看好不啦。”
张万霖摇了摇头”不得勒,不得勒”用手挑起陆昱晟的下巴,压低声音道”侬以身相许,好不啦~”